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智慧安防 正文
发私信给余快
发送

0

博观「问世」,「蓄势」To B

本文作者:余快 2020-12-11 18:11
导语:以前增长是硬道理,未来增效是硬通货。

 博观「问世」,「蓄势」To B

有一种男孩,长得帅、又多金、关键还踏实,女孩儿们通常称之为“白马王子”。

有一种股票,业绩优良、长牛攀升、且较低风险,二级市场通常称它们为“白马股”。

有一种公司,家底优渥、业务扎实、还不断创新求变,我们暂且称他们为“白马公司”。

印象中的创业公司,黑马常有,而白马不常见,毕竟庭院难养骐骥、温室难育劲松。

今天要聊的博观,算是一匹白马本马了。

弥合时代的曲线

博观也许没有生在最好的时代,但生在最适合它的时代。

有人说,从人脸识别算法的精度拼杀到AI产品的规模化落地,今年将是AI重要的落地元年。

也有人说,从满屏的PPT概念到满眼的务实派作风,今年AI产业的高估值泡沫会快速褪去。

以上结论犹未可知,毕竟不确定性叠加的技术应用有时会因一些无法感知的因素暂时搁浅。

但有一点可以当下立论:从拼创始人技术背景、算法能力逐步向产品定义、工程速度和销售转变会是未来主旋律。

在各界抢滩AI落地高地之时,2019年11月,博观出世了。

相对于一众早先成立、高融资、高估值的计算机视觉企业,博观的入场似乎有些迟到。

不过,博观CEO谢会斌却觉得时机刚刚好。

在他看来,一道美食的落盘,除了食材本身的高要求,还需恰当的火候、到位的调料。

自2018年开始,AI历经大坑终得突破性进展,技术成熟度、可用性皆达到了一个恰当节点。

而一年后博观的成立,正是选择了最佳的入场机会,少走了弯路、多磨了技术。

细想之下,博观的成立,确有些恰逢其时的意味。

类似绝大多数的技术变现,AI视觉落地的目标用户也可分为三大块:To G、To B、To C。

如果说To B对的是大型企业、连锁巨头;To C对的就是包子铺、馒头店。

相比To G、To C,To B业务或可化身当红炸子鸡,承担起下一高地战略增长极。

作为一种底层的技术形态,AI可以渗入任何领域、任何行业,在B端有着巨大想象空间。

行业内不少高管甚至笃定:今天的AI应用更多是 To G/P 的,未来一定是 To B 的。

任何行业在时间洪流的助推下都会带来增速的放缓,这是必然趋势,也是商业铁律。

过去几年的公共安全市场,在远未达到天花板之际,却遇到了整体的增长疲软问题。

无疑, 这更多是一次偶然的遇冷,而非必然的寒冬。偶然的背后是什么?内部债务问题与外部贸易问题。

雷锋网AI掘金志此前在北京走访了三十多家安防企业,大部分高管向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表示,主要增长阻碍来自相关部门的财政压力。

“由于地方债务问题,不少项目都暂时停滞。即便成功拿下订单,后期如约结付账款也存一定问题。”

2018年以来,地方债务隐忧再次浮上水面,数个平台公司出现违约,诸多地方债务融资项目难产,风险逐步暴露。

数据显示,目前多个省份的部分区县实际债务(加上隐形债务)至少是当地财力的2-3倍。其中某区的支付预算是10亿元,加上转移支付、政府基金、总财力大概30亿元左右,而它的实际债务大概是50亿元左右。

藉由此,2018年相关部门紧急下发《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形债务风险的意见》(中发〔2018〕27号)文件,表示将统计地方隐形债务,地方违规举债终身追责。

一来债务太多,再来举债追责。

强压之下,地方相关部门在巨大的行政支出和急迫的基础建设上左右为难,而在以PPP为主的大型平安城市项目建设上,地方政府更为谨慎。

早在2017年11月,财政部便主导了一场对总投资17万亿元的万余个PPP进行集中清理,不合规的项目被清退,而清理期限是2018年3月底。

有从业者提到,目前不少地方政府已经暂停PPP,改成EPC模式,即政府发包模式——由政府出资,找施工单位,政府有多少钱做多少事。

内部问题之外,还体现在经济周期性问题及外部问题上。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世界格局开始了新一轮的更新,自由市场经济被越来越多的国家竞争所替代,国际局势剑拔弩张。

同时,受限于国内市场的逐年收紧,巨头们的另一半重心都放在了海外市场的开拓,而国际关系的趋紧必然会导致相关业务量的收缩,甚至出现负增长。

内外夹击下,各AI企业必须找到另一个输血口,自救的同时以求生长。

而这个输血口,行业诸雄们大多选择了To B赛道。

箭头急转的原因并不复杂,引用元璟资本合伙人刘毅然的话说,To B 行业上下游固有成分正在发生翻天巨变。

一直以来,To B服务在中国最大的潜在买方为国企,但国企又很难成为新兴技术的高频消费方,买家市场缺失问题现实又严重。

随着中国新经济的崛起,涌现出不少新兴民企,它们有足够大的体量,天然具备提高劳动生产率基因,可以作为企业服务市场的大买家。

同时, GDP增速放缓基调下,民企的运营本质也从前几年的增长才是硬道理到当下的提效才是真功夫。

方向已异常明晰,谁能在颠覆前预见颠覆,并把握住技术趋势,谁大概率能成最后赢家。

博观的成立,可以看作是面向AI未来选择的一次对冲。

蛰伏已久的拳脚

面向AI时代,如果说以前多数公司更多以销售硬件为核心,博观会逐步往软件层靠拢。

翻译成大白话:以前增长是硬道理,未来增效是硬通货。

增效靠什么?靠数字化转型。

所以谈到To B就自然绕不开数字化转型,它也代表着社会效率提升的绝对走向。

过去几十年,中国商业得到跃迁的最大武器是最大限度地利用了低成本劳动力。

随着各个行业步入新的拐点,这套一招吃遍天下鲜的灵丹显然已经失效。

譬如物流行业。

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流转的包裹总量超过630亿件,较2018年增加了约130亿件,增量约等于美国全年包裹流转总量。

如果以2014年的140亿件作为参考点,短短五年时间中国市场规模更是翻了近五翻。

同时,消费者对于包裹配送快、准、省的要求也在不断提高,配送时间从原来的几日达压缩到了次日达甚至当日达。

一方面订单量指数剧增,另一方面效率要求不减反增。

面对行业发展新常态,过去堆积人力的发展模式显然已难以为继。

再来说说零售百货行业。

互联网2.0时代,电商与线下零售彼此割裂,给传统零售商造成了巨大压力。

同时,随着商业经济的高速发展,店铺租金越来越贵,人力成本节节攀升。

一方面到店客流减少,流量转化不高;另一方面线上流量红利放缓、线上线下无法打通。

当通往线上的门槛消失后,大家开始思考如何将线上线下融合,做成一盘大棋。

毕竟零售在GDP中的占比超过40%,而电商和线下交易数字化在整个零售行业的占比只有10%。

这也意味着零售行业在数字化方面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AI席卷而来、数据指数递增,其结果是:数字世界与实体世界的交集越来越多、边界越来越模糊。

新世界之下:如何建立用户与载体之间的关系?如何提升用户的管理效率?如何重构线下与线下的联系?

如何解决算法接口单一、算法产品单一、应用行业单一、响应速度缓慢、算法识别率低、易用性差等等行业痛点?

而这些问题,谢会斌和博观都在一直思考和践行着。

近日,博观在济南召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线上发布会,会上系统地介绍了他们面后AI时代的一些做法与作品。

他们提出了“1+2战略”,主要包含产品、服务、开放三大层面,不断完善基于云边端全景AI产品体系,赋能千行百业的数智化转型升级。

博观「问世」,「蓄势」To B

其中,1为全能力级开放的BrePaaS平台,在此平台,将实现智能硬件接口、算法的全能力级别开放,以解决算法的广度、深度和可获得性三大核心问题。

对于AI实际落地时用户的灵魂拷问:听起来很美好的人工智能,为什么用起来如此不顺畅?对接成本如此高?

博观则以BreSuite产品化开发引擎,以及云边端全覆盖的“北斗七星”AI产品体系回应市场的痛楚:博观最快可在三天内完成与用户的项目对接,保证24小时的高效服务响应。

何为七星?天枢云算法引擎,天璇智能云服务器,天玑智能模组,文曲一脸通管理平台,玉衡人脸识别终端,开阳端算法SDK,以及摇光AIbox智能盒。

在博观看来,北斗代表着天地秩序的制定者,将其概念赋予七大产品,是他们承接古人的美好愿景。

博观「问世」,「蓄势」To B

宏大的概念需匹配相应的实力,博观深谙此理,因而可得见:

象征智慧的天枢云算法引擎以支持上百种人脸、车辆、穿戴等属性识别,支持300个目标并发检测与抓拍,让事件处理效率提升50% 的身手,部署全国超过260条高速、数十个监管和生产环境。

摇光产品在某省市政府明厨亮灶项目、消费家电、消防安全等行业用户的智能化升级中发光发热。文曲一脸通综合管理平台现身于校园、大型园区、工厂等场景,以支持同时接入多达1万台物联网终端设备,高达50万人库容量的真功夫,助力山东大学等校园及园区的智能化、精细化管理。

谢会斌告诉雷锋网AI掘金志,博观成立的初心很简单,坚持效率、效果、效益六字方针,用技术和数据推动行业数智化升级,实现各行各业的降本增效。

成立一年多时间以来,家底优渥的博观在AI赛道也取得了可圈可点的成绩。

目前,他们在北京成立了先进技术研究院,在西安、杭州成立了算法研究院,在西安和深圳成立了产品工程研究院,并获得人脸、车辆、ReID等多次世界算法榜单冠军。

同时,他们还积累了200多篇AI专利,提供人脸人体、车辆车型、视频结构化、以图搜图、车路协同、行为分析、行业智能等算法产品方案。

眼下,他们的核心算法技术已经累计行业交付达1500个AI项目,覆盖公共服务、交通出行、工业制造3大类9大场景。

即便如此,谢会斌依然认为,依托AI做数智化转型仍存诸多痛点,譬如差异化需求交付、不断攀升的末端人力成本、未能发掘的需求空间等等。

种种问题的解决还有待博观在AI数智化应用上做更进一步的探索。

内外逢源 大有可为

“千方、宇视等公司现在是我们的大客户,仅此而已。”

虽脱胎于千方,但在采访过程中,谢会斌一直在强调博观的运营独立性。

他说,未来绝不会出现赢者通吃的局面,每个工程项目都需要不同的参与方合作完成。

从数据链路、摄像头、服务器,到算法内核、应用、数据库以及云端,甚至中间的各种网闸路由。

“我们会积极与所有公司保持合作,谋求共赢,而不止于宇视和千方。”

眼下,博观藉由其骨子里的工程化能力及后天积累的技术素养,的确已经自成生态,合掘AI高地 。

至于博观未来在AI市场中所扮演的角色,谢会斌认为,虽玩家不少,但各行业技术渗透率尚低,这并非红海市场,AI在其中大有可为。

“未来,我们也不会想那么多,还是踏踏实实啃项目、老老实实做产品,以效率、效果、效益为方针,做AI在各行各业的规模化落地。”雷锋网雷锋网雷锋网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