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F-GAIR 2020
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智能硬件 正文
发私信给张丹
发送

0

听王川讲小米电视的边界,复盘Pebble兴衰史|唯物周刊

本文作者:张丹 2016-12-10 13:51
导语:唯物一周精选文章回顾。

本周唯物采访了小米电视的负责人王川,与北京智趣车联科技创始人钱进,听他们讲了各自做产品背后的故事。年底又要到了,复盘大餐也要来了,本周先与唯物一起回顾 Amazon 的语音技术迭代之路、Pebble 的兴衰史与谷歌的物联网布局。

王川:小米电视的边界

2013 年,王川要做小米电视的时候,雷军问他:“10 亿美金你能做个爱奇艺吗?”王川说:“没戏。找个龚宇(爱奇艺创始人)这样的人还能行,问题是肯定找不到。”雷军说,“那咱就求人吧。”

于是,拿着 10 亿美金到处求人便成了王川的工作常态。

听王川讲小米电视的边界,复盘Pebble兴衰史|唯物周刊

几乎所有的内容厂商都想过自己做硬件,在王川看来,这是特别自然的想法,“比如乐视,有内容就自己出硬件,不会跟任何一家硬件厂商玩。”

“如果真有一百亿美金,你会去自己做内容吗?”「 唯物」问道。

“不会,无为才能无所不为。”王川说,“你能做的东西非常有限,一定要聚焦在自己能做好的那一部分。腾讯其实钱最多,但是他不碰硬件,我觉得这很聪明,那反过来我们是不是也应该聪明一点,假如我真有腾讯的钱了就一定要做内容吗?这不是我擅长的,人家拿一百亿美金可能比我做得更好,就应该请人家做,我们跟人混就好了。”

极路客钱进:17年运动爱好者与运动相机CrazyPanda的对赌

见到钱进时,他刚见完投资人回来,兜里还揣着前一天刚拿到的新一版测试样品,看到市场部同事正在向「 唯物」介绍新产品——运动相机 CrazyPanda,他随即从兜里掏出测试样品,对「 唯物」说:

“你知道运动类产品的痛点是什么吗?”

“运动类产品需要防水,所以电池是不可拆卸的,续航能力就会受到限制。”

钱进从桌上拿起一个接近正方形的模块,与运动相机吸附在了一起,接着说道,这就是我们的解决方法,模块化电池设计。 「 唯物」追问,这个解决办法是怎么想出来的?钱进答:“被逼出来的。我跟团队讲,要是做不出一款真正可以解决运动爱好者痛点的产品,那我们就不要做了。”

听王川讲小米电视的边界,复盘Pebble兴衰史|唯物周刊

极路客创立于 2014 年,现在共有 95 名员工,研发人员占一半,但只有 4 个硬件工程师。显然,硬件设计不是极路客的擅长。接到“死命令”的硬件工程师告诉钱进,“那只能死磕。”

于是整个团队就死磕了 8 个月,才有了「 唯物」见到的第 3 版测试样品。钱进有点戏谑地说,“这段日子,天天都难忘。”

在创办极路客之前,钱进在爱立信做了12年的程序员,03 年回国创业,至今已过去了 13年。提起回国 13 年,他顿了一下,对于曾开了国内第一家永和大王加盟店,以及创立导航犬时的“辉煌”经历,他已不愿提及。「 唯物」问他是否有过不甘心,他说,之前的创业是自己“啃过的”9 个馒头,希望 CrazyPanda 可以是第 10 个,“十全十美”。

Amazon开放Polly和Lex,为何语音交互技术的迭代如此之快?

11月30号,亚马逊的 AWS 发布了三项人工智能技术服务:Amazon Rekognition,Amazon Polly 和 Amazon Lex。其中,除了 Amazon Rekognition 属于图像识别技术,其他两项服务都是语音交互的链条。Amazon Polly 利用机器学习技术,能够快速实现从文本到语音的转换。Amazon Lex 就是亚马逊的人工智能助手 Alexa 的内核,而 Alexa 已经被应用于亚马逊的 Echo 系列智能音箱。

听王川讲小米电视的边界,复盘Pebble兴衰史|唯物周刊

根据AWS服务网页的示例展示和实际调用,Polly 的发音与人声已经非常相像,很多时候已经很难分辨机器与人声的界限。不仅如此,Polly 还能够按照语境对同形异义词的发音进行区分,比如说,在 “I live in Seattle” 和 “Live from New York” 这两个不同的语境下,单词 “Live” 的发音是不同的,而 Polly 在发音过程中就能够很好把握它们之间的区别。Amazon Polly 共拥有 47 种男性或女性的发音,支持 24 种语言,遗憾的是目前还不支持汉语。

从软件到硬件,谷歌在物联网领域做了什么?

物联网一直被认为是继计算机和移动互联网之后颠覆人们生活的第三次革命。

听王川讲小米电视的边界,复盘Pebble兴衰史|唯物周刊

根据今年秋天外国数据研究机构BI Intelligence发布的一份报告预测,到2020年,全球通过物联网链接的设备总数将达到240亿台,占到全球总体联网设备数的70%。在今后的5年中,全球物联网解决方案的总开支预计将达到6万亿美元。

面对如此庞大的市场,作为互联网时代的科技巨头之一,谷歌自然不会视而不见。实际上,从2011年开始,谷歌在物联网方面的布局就首次进入了人们的视野。

Pebble 四年兴衰史:如果不和Apple Watch狭路相逢,它原本能走得更远

Pebble,这个智能手表鼻祖和曾经的市场老大,正要被分拆出售。它的核心资产(软件、技术、开发人员)将打包给 Fitbit ,以另一个身份继续死磕 Apple Watch 的长征路。Pebble 的历史只有短短四年,但在这四年里,它却见证了智能手表市场的沧海桑田。对其由盛而衰的经过,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将进行系统回顾。

听王川讲小米电视的边界,复盘Pebble兴衰史|唯物周刊

Pebble 是众筹发家的。最开始,创始人 Eric Migicovsky 拿着能显示短信的智能手表概念到处游说投资者,但那时没人看好智能手表。他在 Y Combinator 创业孵化器融到一些钱,但远远不够。于是在 2012 年 4 月,他在 Kickstarter 发起了第一代 Pebble 手表的众筹项目,立刻引发疯狂关注,融资超 1000 万美元。

事实证明,即便是功能简单的初代 Pebble 手表,生产它也比融资要难得多。经历了设计和制造环节的多次跳票,Pebble 终于在 2013 年 1 月开始发货。

初代 Pebble 手表的成功,激励了他们开发新产品。2014 年,该公司发布了 Pebble Steel。它与安卓兼容性更好,运行更快。更重要的是,它高大上的设计颠覆了初代 Pebble 土得掉渣的印象。

直到 2015 年,Pebble 智能手表产品线才出现了彩色显示屏。

2016年,Pebble 感到重振核心竞争力的必要。它把最擅长的众筹作为救命稻草,在 Kickstarter 一口气发起三款重磅产品的众筹: Pebble 2,Time 2 和 Pebble Core。而 Fitbit 的收购则意味着  Pebble Time 和 Core 胎死腹中。

Fitbit:“你还有什么遗愿?”

Pebble:“你发誓,干掉 Apple Watch,不然我死不瞑目。。。”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编辑

如果你读了我的文章,也想和我聊聊,欢迎加微信451766945
当月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