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F-GAIR 2020
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业界 正文
发私信给李帅飞
发送

0

留给黄章的时间不多了

本文作者:李帅飞 2020-01-20 11:14
导语:对于 2020 年的魅族来说,5G 必然是一场硬战。

如果不是一场乌龙事件,大概不会有如此多的关注,聚焦在春节前的魅族和黄章身上。 

2020 年 1 月 18 日,有媒体报道称,魅族创始人黄章已经在 1 月 16 日从魅族的主体运营公司——珠海市魅族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名单中退出,这迅速引起了外界的广泛关注。不过魅族很快回应称,此事与事实不符,是工商系统出错了,近期公司没有出现任何的股权变动;这才让吃瓜群众放了心。

留给黄章的时间不多了

但对于智能手机行业来说,魅族并不能令人放心。 

2019,魅族居然盈利了

2019 年 3 月,魅族开年的第一款手机——魅族 Note 9 发布不久,黄章在魅族论坛上回复网友评论时表示:

魅族从今以后要踏踏实实做产品,老老实实卖产品。不玩手段不操控加价。支持魅族产品我们感谢,追求其他品牌所谓的性价比我们也没意见。感谢!

留给黄章的时间不多了

从 2019 年的情况来看,魅族可以说是完全摒弃了曾经采取的机海战术,发布了有限的数款智能手机产品,包括魅族 Zero(作为一款概念机)、魅族 Note 9、魅族 16s、魅族 16Xs、魅族 16s Pro、魅族 16T 等,覆盖了从入门级到高端旗舰的整个产品范围。

其中,在这几款以 16 命名的产品中,魅族坚持采用了 “极边全面屏” 的设计风格,避免了业界常见的刘海屏、水滴屏、打孔屏、升降式前置摄像头等外观风格,从而形成了魅族产品的差异化。

值得一提的是,在 2019 年的产品布局中,魅族已经完全舍弃了旗下的子品牌——魅蓝,而魅族 Note 9 实际上就是魅蓝 Note 系列的延续。同时,魅族也最大程度地将 16 这个数字作为品牌扩展到了极致,这样做固然为后续产品留下了命名空间,但也给容易给消费者带来认知上的难题。

从具体的销量上来看,魅族在 2019 年则已经属于 “小而美” 了。

魅族在 2015 年曾经实现过 2000 万台的出货量;2016 年,靠着疯狂的机海战术,魅族手机销量达到 2200 万台;2017 年也超过 2000 万台。但到了 2018 年,由于手机行业洗牌及线下渠道的集体萎靡,魅族的销量出现断崖式下跌——虽然官方没有公布情况,但可以想见,2019 年,由于魅族采取了 “精品” 策略,销量自然不会很高。 

不过,令人吃惊的是,魅族在 2019 年居然实现了盈利。在接受外界采访时,魅族副总裁华海良是这样说的:

2019 年,我们开始进行战略调整,把产品重新收缩和聚焦到中高端,降低了库存风险,也减少了产品之间的内耗,综合这些层面,我们得以在 2019 年,实现产品层面的盈利。 

而针对魅族在 2019 年采取的 “精品策略”,华海良则表示:

从目前手机行业形势来看,偏安一隅显然是无法在这片红海中站稳脚跟的。魅族将重新梳理品牌定位,未来将聚焦高端市场,走高品质、差异化的产品路线。魅族追求的不只是小而美,而是希望做成美而强……目前这个阶段,可以说是魅族的回归,也可以说是重塑,现在的回归,强调的是对品牌定位,以及对产品态度的回归。 

魅族,终究是黄章的魅族

回归,在魅族的发展过程中,不是一个新词。 

比如说,在魅族发展的不同阶段,魅族创始人黄章曾经屡次 “重新出山 ”,目的是应对魅族彼时存在的危机。再比如说,在 2018 年年初,当时作为魅族 CMO 和战略总裁的杨柘为魅族提出了一个 “惟精惟一” 和 “让魅族重回魅族” 的口号,但最终却因为杨柘离职而不了了之了。 

当然,相对于杨柘,李楠的离职对于魅族来说的意义更为重大,且充满讽刺。 

李楠是一名魅族老兵。他在 2012 年加入魅族,从魅族移动互联网拓展部的高级总监做起,一直负责魅族的市场和营销,随后在架构重组中担任魅族科技高级副总裁兼魅蓝事业部总裁——在此过程中,李楠几乎成为了魅族的 “头面人物”。 

留给黄章的时间不多了

但 2019 年 7 月,李楠在微博上宣布,自己在 2018 年 8 月的魅族 16 发布之后就渐渐淡出工作。而根据雷锋网观察,实际上从那以后,李楠就开始减少作为魅族高管的对外声量;而在 2019 年 4 月的魅族 16s 发布会和 5 月份的魅族 16Xs 发布会上,李楠都没有现身(详见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此前报道)。

对于李楠的离开,魅族没有发布官方声明,更没有哪怕是表面上的感谢。相反,面对李楠离职的传闻,黄章的回应却让人有些心寒:

对公司来说,能挣钱的就是人才,不断亏钱的就是费财……前几年魅族粗犷发展用亏损换规模,当资本潮退去,魅族包括我在内的经营委员会不得不改变公司策略。在改变的过程中免不了失速和损失,当然也包括启用一些更年轻更具有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的骨干。我们都是凡人,自我膨胀是魔鬼。

这句话,被外界普遍认为是李楠从魅族离职的一种解读。

李楠的离开,对于魅族的发展来说,可以视为一个转折点。在他离开之前,曾经身为魅族科技联合创始人兼魅族总裁的白永祥,以及曾经担任魅族高级副总裁兼 Flyme 事业部总裁的杨颜都已经离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三个人被称为 “魅族三剑客”,可以说是魅族发展过程中的肱股之臣。

而 “三剑客” 的全部离开,则意味魅族进入到下一个人才梯队时代。

当然,无论手下有多少人来来去去,魅族的掌舵者依然是黄章。这位追求细节的 “工匠” 和不爱露面的公司创始人,将在终极意义上决定魅族未来的发展走向——而值得一提的是,针对本文开头出现的乌龙事件,黄章本人也于 1 月 19 日在魅族论坛正式回应称:

我和魅族同在,和魅友同在,祝魅友新春快乐。 

5G 到来,魅族何去何从?

对于当下的魅族来说,有一个值得关注的话题是:5G。

相对于华为、OPPO、vivo、小米等巨无霸对手,魅族如今的体量已经无法比肩了;不仅如此,在 5G 手机的产品发布上,魅族依然不走寻常路,没有在 2019 年下半年中国 5G 正式商用之际首批推出 5G 智能手机产品。

当然,对于 5G,魅族并非是无动于衷。

早在 2018 年 6 月,魅族就成为中国移动 “5G 终端先行者计划” 成员,随后又是一系列的动向……而到目前为止,魅族官方已经确认,将在 2020 年全新产品 All in 5G,并且会在春季发布自己的首款 5G 手机——魅族 17,而这款产品将会是全球首批搭载高通 865 旗舰平台的旗舰之一。

留给黄章的时间不多了

之所以要采取这样的 5G 产品策略,魅族副总裁华海良表示: 

魅族不急于抢 5G 首发,是囤积能量要为用户带来综合体验更好的 5G 手机。

话虽如此,但在雷锋网看来,5G 智能手机在 2019 年的缺失,实际上也可以侧面说明魅族在实力上与其他大玩家的差距。毕竟,在 2019 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越来越强的 “马太效应” 之下,魅族已经被无可奈何地归入 “Others” 的范围,而且这个范围的空间越来越小——这种情况下,即使魅族自身实现盈利,凭借其弱小的体量也无法在 5G 相关产业链层面与大玩家争夺优势地位。

因此,对于 2020 年的魅族来说,5G 也必然是一场硬战。

而在这种情况下,魅族也已经没有别的选择。按照魅族副总裁华海良在采访时的说法,由于自身的 “Others” 地位,魅族的总体出货量较低,在供应链、成本等方便不会有太多优势,所以追求性价比也不是一条正确道路。

可见,2020 年,在已然是一片 “血海” 的中国智能手机市场,魅族只能在品牌、设计、用户体验等层面形成差异化,来维持自身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生存地位。

毕竟,留给魅族和黄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