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企业服务 正文
发私信给杨丽
发送

0

金蝶重仓低代码、开放KDDM,这会是企业级PaaS的新开端吗?

本文作者:杨丽 2021-05-14 18:17 专题:KDD 2019
导语:金蝶云苍穹发布1000多天后

金蝶重仓低代码、开放KDDM,这会是企业级PaaS的新开端吗?

作者 | 杨丽

出品 | 雷锋网产业组

近两年,德龙钢铁的数字化推进节奏明显加快了。在近日举办的金蝶云·苍穹峰会上,德龙钢铁、新天钢集团董事长丁立国用几组数字“轻描淡写”了这些年数字德龙的一些变化。

他热情地邀请现场嘉宾有机会一定要来钢铁企业转转,钢铁早就不是以前的“傻大笨粗”了。

过去的十多年间,德龙钢铁已经采用了金蝶的EAS、i-MES等系统。2019年,德龙钢铁成为金蝶云苍穹在钢铁行业的第一家试点。丁立国对此次金蝶云苍穹4.0的升级十分期待。

他告诉雷锋网:“金蝶云苍穹表面看其实是一套软件技术,其实背后代表着金蝶不断创新、也代表着徐少春本人的企业家精神,敢于面临太多的不确定性。我认为苍穹一定会对企业未来发展有巨大的推力,我们相信通过跟数字化领域的优秀企业合作,能够实现我们为钢铁行业赋能的理想。”

据雷锋网了解,金蝶在2011年喊出了转云升级的口号,2017年金蝶云ERP正式升级为金蝶云,2018年8月正式推出面向分布式、云原生架构的苍穹。过去四年,苍穹经历了快速迭代和升级。

总的来讲,在此次4.0全新升级中,苍穹的定位和定义更为明确。主要包括三个侧重点:

第一,将苍穹原先云计算标准架构(IaaS、PaaS、SaaS)均兼顾的体系进行拆分。拆分后的苍穹更侧重于一种应用开发的技术平台(aPaaS);同时,拆分后形成三套SaaS产品,分别是面向大企业、央企国企的星瀚;面向中型企业的星空;以及面向小型企业的星辰。

随着各个业务板块的属性和品牌定位更为明确,体系间的联动性和投入也将会更有规划性。

第二,以苍穹为核心,进一步放大金蝶所认为的企业级PaaS技术体系。其中包括技术能力平台、数据能力平台、业务能力平台、开放能力平台。细谈其中三点动作:

  • 一是技术能力平台,做低代码这件事的思路,是基于自身实践20年的动态领域模型KDDM。只要服务大企业客户都会构建自己的一个aPaaS,其中就存在对低代码、零代码的大量实践,金蝶理解的低代码实践核心在于模型驱动和业务沉淀。“真正的企业级PaaS平台,必须是‘懂企业业务’的,IT只是辅助。”

  • 二是数据能力平台,金蝶决心构建的数据智能这件事儿,很大程度上还需要靠投资(或许不排除收购)的方式,如投资了数据中台服务数澜科技、RPA服务商艺赛旗,双方达成战略合作,以期短期内补强苍穹在企业级数据治理方面的后劲不足。

  • 三是开放能力平台,大致有三种方式:一是开放PaaS技术体系标准,如KDDM的开放,让全行业共建企业级模型组件库;二是开放API,连接第三方云服务;三是业务中台开放,与行业生态进一步融合。

第三,政策红利持续影响下,进一步强化苍穹在国产化替代浪潮中的份量。截止目前,已经在芯片(华为ARM、龙芯、飞腾)、操作系统(华为欧拉、中标麒麟、银河麒麟)、数据库(华为高斯、达梦)、主机(华为泰山、浪潮、长城、曙光)、存储(华为OceanStor)等方面,进行了国产化适配。

据公开信息,苍穹平台架构在进行重要升级的同时,也重点优化了开放能力,已经发布近30项云服务以及140项业务应用,产品覆盖十五大解决方案。这一年,苍穹平台上已经历经超过400家大型企业验证。

这是金蝶云苍穹截止目前最重要的变化。

发布会现场,金蝶董事长徐少春指出:“真正‘卡脖子’的不是技术,而是我们的思维模式。金蝶要夺回的不是市场份额,而是中国企业对中国软件的信心。”

“企业SaaS模式成功的本质,就是‘客户成功、生态共赢’。平台时代,企业将不再局限于单一厂商或平台,而是更关注数字化系统为业务创造的价值和能力。”

在雷锋网看来,对于传统软件厂商们而言,过去30年的积累,让他们十分懂客户需求,也懂得如何快速构建出一套产品体系或解决方案,但在互联网时代,传统软件厂商最大的障碍在于缺乏深入的互联网思维熏陶,这导致他们无法快速搭建起互联网特征的软件架构体系。未来想要在这一层面有所真正意义上的突破,无论是厂商、伙伴还是客户自身,都需要长久的补课。

金蝶云转型多年,将一记重拳落在了企业级PaaS的建设上。

如何理解金蝶做企业级PaaS这件事儿?金蝶的生态跟互联网生态究竟会如何互动?发布会后,雷锋网与金蝶中国高级副总裁赵燕锡、金蝶中国副总裁李帆聊了聊相关话题。以下为访谈实录:

雷锋网:金蝶云苍穹平台上已经连接了有上千家ISV,能不能举个例子说明,我们跟ISV共建或共同承担了一些比较重大的项目是怎样的过程?

赵燕锡:今天上台分享的就有一家来自青岛的ISV青岛雨诺,它是一家医药行业信息化服务提供商。对于垂直类厂商服务大客户,首先搭建PaaS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财力搞研发,其次很难满足大客户的个性化诉求,想要做大客户,最终都会变成私有化部署。

所以分工上,我们会提供通用的模块如财务管理,更多的行业性应用是由伙伴来完成的。

除了跟行业型ISV合作外,我们还会跟不同领域的生态伙伴合作。比如社会管理这个模块就是伙伴来提供的,同时跟我们的财务、供应链产品进行打通。

雷锋网:苍穹的定位更加明确了,偏向PaaS层,拆分出来的SaaS产品包括星瀚、星空、星辰等,在服务一些超大客户、国央企客户时,我们的PaaS及SaaS产品,究竟是怎样联动的?未来预期的服务形态是怎样的?

赵燕锡:星瀚,定位是超大型企业的SaaS解决方案,具备EBC比较完整的一些应用包括财务、人力资源、供应链管理等,但这些解决方案通常通用型更强。比如,财务管理是相对比较标准的,我们可以比较完整的覆盖;HR通用性也比较强,同时也具备一定的行业特征,这时行业性的部分就会交由ISV来提供服务;同理,供应链、SRM等产品也是这种方式。

当然,我们服务超大型企业客户,会存在很多行业性或个性化的需求需要我们来构建,所以PaaS和SaaS是一起来构建的,因为星瀚原本就是长在苍穹之上的,所以定制业务是基于苍穹和星瀚实现一体化的模式。

雷锋网:目前低代码能够提供的能力有很多,比如流程的低代码、系统的集成、AI应用的开发等等,从您目前的观察来看,我们所服务的客户,赋能伙伴,他们对于低代码最看重哪些能力?

李帆:苍穹目前面向的客户都是以大型企业为主,未来金蝶所有SaaS都会逐渐迁移到苍穹PaaS平台。他们对我们提供的低代码所看重的能力有三点:一是业务能力、二是组件的沉淀、三是动态领域模型的思想。 我们的低代码不仅仅是文本、下拉框(等前端UI的设计),而是背后所承载的业务属性,如商品、物料、组织、人员、供应链等等,基于过去金蝶20多年的沉淀,可以拿来就用。

新奥燃气CIO谭总也在讲,企业信息化系统核心要解决的是业务和IT对齐的问题,金蝶动态领域模型就能很好地解决这一问题。这也是很大大企业看重我们的原因之一。基于KDDM,客户可以自己开发业务组件并进行复用。同时,KDDM还可以帮企业实现共性和个性的问题。

对于创业公司而言,它可能更关注成本;但大企业看中的不是成本,而是这个平台能不能持续提供治理的能力,这是一个长期投资。

赵燕锡:补充几点。首先我们要理解低代码受到关注的一个大背景,其实是业务数字化的深化。原先信息化提供的更多是一种工具,而如今数字化的过程中,业务和数字化是融为一体的。

这时就会引发一个矛盾,IT如何能更好地落地业务,同时还需要支持业务创新,可能最好的方式就是让业务部门来主导数字化。通常,这个技术部门不会那么高,就需要对工具有更高的要求。

第二,低代码要分类来看,目前市面上有很多低代码工具,是基于表单的模式提供。我们的观点是企业级低代码的应用应该是一个组合式的能力,因为大企业有复杂的业务功能,只有低代码集合才能提供这种能力。因而,低代码需要通过分类来更好更清晰地理解。

再看怎么实现。KDDM就是很好的实现方式。它本身就是一种方法论,通过对企业的业务进行抽象,实现对业务能力的资产化,进而实现复用和组装。

雷锋网:低代码应用确实非常广泛,是不是可以理解金蝶低代码的应用主要还是在财务、HR、供应链等模块上?

赵燕锡:金蝶未来的SaaS应用是要对照着EBC五大平台进行构建的。一是面向员工的平台,如人财物产供销;二是面向客户的平台,如全渠道营销、电商(我们的子公司可以基于这个平台做电商软件);三是面向合作伙伴的平台,如SRM、供应商系统、供应商门户等;四是物联网;五是数据分析平台。

在这其中,有些能力是需要金蝶子公司来承担的,有一些是生态伙伴沉淀的。未来所有的企业都需要一套EBC平台。

李帆:苍穹本身低代码的能力来讲,它能够覆盖的业务场景是非常广泛的。比如刚才提到的人财物产供销、电商、全渠道营销,甚至金蝶云之家的部分协同办公的场景应用也迁移到了这个平台上。

雷锋网:目前金蝶在跟阿里、腾讯、华为等几个比较大的云厂商都有一些产品技术层面的合作,您是如何评价这几个云厂商生态的?金蝶也在构建自己的云生态,那么我们当前需要的是一种怎样的合作模式?

赵燕锡:走生态的路应该是每个平台型公司都希望走的路,每家云厂商都在大力发展生态,我们也会围绕企业管理这个领域来做。我们与云厂商之间也会互为生态。

李帆:更准确的表述应该是强化PaaS(一种技术平台,而非单纯的应用开发平台)。原先未拆分前,我们的一些小企业客户也会在苍穹平台上搭建应用,这时候客户就会有所疑惑:苍穹究竟是一个PaaS还是SaaS?所以我们后来也希望在品牌层面,能够将PaaS和SaaS进行有效的区隔开来。

雷锋网:有提到我们的PaaS实际上是已经开放出了近30种云服务的能力,未来就究竟怎么去定义我们开放多少的能力?究竟要开放出什么样的服务给到客户?

李帆:一是要看开放的程度,比如web开发、移动开发、流程的集成等应用开发的能力;二是技术栈,模型能力、后台服务;三是模式,是API的开放,年内会把动态领域模型的设计原理设计思想开放出来,这样ISV不仅能用KDDM,还能开发自己的模型构建上层的SaaS应用;四是开放开源,如苍穹的一些通用性的技术也会朝着开源的方向去走。

所以大的方向来看,整个苍穹平台一定是朝着不断开放去增强的。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如果评价我们自己现在做的PaaS,是不是可以讲已经完成了从0到1的这样一个阶段了?

李帆:应该说这个阶段早就已经完成了。验证一个PaaS是不是成功,不是看有多少功能,也不是看投入了多少时间,而是看上面的SaaS应用有没有成功。目前面向大型企业的星瀚,已经有好几百家客户在用;而面向小微企业的星辰,也有很多客户在使用,客户群体每个月增速非常快。

(雷锋网)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