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雷锋网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智能驾驶 正文
发私信给大壮旅
发送

0

成立4年融资8亿美元,复盘自动驾驶新创公司Zoox的神奇成长史

本文作者:大壮旅 2018-07-20 04:23
导语:估值 32 亿美元的自动驾驶公司原来有这样的幕后故事。

成立4年融资8亿美元,复盘自动驾驶新创公司Zoox的神奇成长史图片源自 Bloomberg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按:成立 4 年融资 8 亿美元,复盘自动驾驶新创公司 Zoox 的神奇成长史——估值 32 亿美元的自动驾驶公司原来有这样的幕后故事。

从某种角度来说,自动驾驶出租车已经来了。

它的“灵魂”正深藏在旧金山一座办公楼的一间纯白色房间里,而房间里则有一个巨大的木箱子,上面写着“Zoox”,还挂着一把坚固的大锁。

想知道里面有什么吗?掏 1 亿美元就能拿到钥匙一探究竟。

成立4年融资8亿美元,复盘自动驾驶新创公司Zoox的神奇成长史

图片源自 Bloomberg

Zoox 还真没“哄抬物价”,已经有人掏钱打开了木箱子。

打开箱子后,他们看到的是一个黑色的,长得像车的机器人,从体型和形状来看,则更像一台 Mini Cooper。更准确的说,是将两台 Mini Cooper 的车尾焊接在一起造出的奇怪产品。不过,只有外观奇怪可不算怪,这辆车里面也不寻常,它不但取消了方向盘,连中控台都拆掉了。车厢里完全是开阔空间,摆着两个相对的长椅。

在一大批自动驾驶新创公司中,Zoox 恐怕是最为大胆的,它的产品一旦做出来,要么会技惊四座,要么就得遗臭万年。好在,Zoox 画的这个大饼有人买单。

成立4年融资8亿美元,复盘自动驾驶新创公司Zoox的神奇成长史*Zoox 创始人 Tim Kentley-Klay(左)、Jesse Levinson (右)

Zoox 创始人 Tim Kentley-Klay 和 Jesse Levinson 表示,其它忙活着造自动驾驶汽车的公司其实都走错路了。与其他厂商给现有车型武装各种传感器和智能软件不同,Zoox 一切都要从零开始。

在动力上,Zoox 选择了纯电动车型。有趣的是,这辆车没有所谓的车头车尾,它可以双向行驶,进出停车场非常方便。与行人“交流“时,它则会发出“哔哔声”提醒。而接送乘客时,车窗上的屏幕则会显示问候语。

如果 Zoox 创始人没有夸大其词,那么这款车可能会成为路上最安全的车型,因为它一改传统的车辆安全设计,在车辆发生事故时会用“保护茧”将成员紧紧包裹住。当然,Zoox 未来也想经营自己的自动驾驶打车服务。

说起 Zoox 时,两位创始人都信心满满,认为 Zoox 前景不可限量,因为这个世界最终需要的还是拥有完美设计的自动驾驶汽车,现在还在费力改装老车型不是自找苦吃吗?

“我们是一家要单挑全世界大公司的新创公司。”Kentley-Klay 说道。“不过我们坚信自己走了对的路,创造力和精致的技术将赢得全世界。”除此之外,Zoox 还想深刻的转变城市人居住、呼吸和工作的方式。

另一位创始人 Jesse Levinson 背景可不一般,他的父亲 Arthur 不但是 Genentech 公司(基因泰克)的老板,还是苹果董事会主席之一——当年可是点拨过乔布斯的人,我们甚至可以说 Jesse 出身于“硅谷皇族”(Silicon Valley royalty)。

7月初,Zoox 获得 Grok Ventures 领投的 5 亿美元融资。创业以来,这家新创公司的累计融资额已达 8 亿美元,估值更是一路蹿升至 32 亿美元。

俗话说:手里有钱,心中不慌。未来 Zoox 可以潜心研发,以便实现自己 2020 年部署自动驾驶汽车的计划。Kentley-Klay 也承认,“这是一场豪赌。”不过他依然坚信,如果自己赌赢了,包括 Waymo、通用、特斯拉、苹果和戴姆勒等公司在内的巨头们都会被 Zoox 挑落马下。

Kentley-Klay 现年 43 岁,这位来自澳洲的汉子有一副橄榄球员的好体魄,不过他却喜欢恶作剧,而且从祖上开始就有爱冒险的基因。他的曾祖母就是澳大利亚第一个拿到驾照的女性,他的祖母则是澳大利亚第二个拿到飞行执照的女性。在这两位伟大女性的教育下,Kentley-Klay 的父亲 Peter 也成长为悉尼-伦敦耐久飞行大赛的选手。

年轻时的 Kentley-Klay 是个“修补匠”,在墨尔本长大的他曾试图用洗衣机和剪草机的零部件打造自己的太空船。他还做过一辆玻璃纤维的鲸鱼赛车参加木箱型玩具车比赛(soapbox derby)。20 多岁时,他买了一辆报废的 1958 款路虎并将它改装成了冲浪板托架。到现在,这辆车依然是他的骄傲。

通讯设计专业毕业后,Kentley-Klay 进了广告行业,摸爬滚打多年后成了业界知名的动画和视频制作人。他的客户有 Visa、麦当劳和本田等。与此同时,他的营销技能也随着设计功力迅速提升。

2012 年时,Kentley-Klay 偶然在一篇博文中发现了谷歌的秘密——自动驾驶汽车,在当时搞这个项目的恐怕谷歌是独此一家。设计出身的他对谷歌这种丑陋的设计嗤之以鼻,把传感器架在其他厂商的车上后,这辆车简直成了机器标本。于是,他开始设计概念车并研究起了人工智能,最后 Kentley-Klay 用科技幻想家的口气写了一篇公开宣言。当然,他也没忘了自己的老本行,用视频描绘了充斥着自动驾驶出租车的未来城市。完成了前期工作后,他宣布自己要离开澳大利亚,到美国去实现自己的自动驾驶梦了。

经过一番曲折的探索,Kentley-Klay 终于与自动驾驶行业的一些资深从业人士有了联系。不过最初他告诉这些人,自己是想为崛起中的自动驾驶汽车做一个纪录片。事实上,Kentley-Klay 是想借机挖掘更多信息并摸清潜在的合作伙伴。

制作“纪录片“的过程中,他首先采访了 Sterling Anderson(特斯拉 Autopilot 之父,后离职成为 Aurora 联合创始人),当时 Anderson 还是麻省理工的机器人研究专家。“我利用了最古老的小伎俩,即人的虚荣心。”Kentley-Klay 说道。“当时我扛着佳能相机和麦克风出现在麻省理工,在草地上采访了他两个多小时。”

成立4年融资8亿美元,复盘自动驾驶新创公司Zoox的神奇成长史

*Kentley-Klay(左) 与 Anthony Levandowski(右)

后来,他还在加州采访到了 Anthony Levandowski,当时后者还在谷歌领导自动驾驶项目。两人相谈甚欢,Levandowski 甚至还邀请 Kentley-Klay 在 2013 年的 Googleplex 大会上做了演讲。在演讲中,Kentley-Klay 表示,自己将会成为第一个将自动驾驶带给全世界的人。

虽然谷歌团队的理念与 Kentley-Klay 有所不同(Kentley-Klay 从一开始就坚持要从零开始研发新型汽车),但谷歌还是对 Kentley-Klay 的大胆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你这甚至给了这个古怪的澳大利亚人一份 Offer,要知道 Kentley-Klay 可是对技术一窍不通。“他绝对是个能人,我们团队也想有个头脑清醒且能提出反对意见的人。”Levandowski 说道。

有趣的是,Kentley-Klay 当时居然拒了这份工作,因为他觉得谷歌还是不够激进。

完成了这趟纪录片之旅后,Kentley-Klay 回到澳大利亚。几个月过去后,谷歌和其他公司开始不再回复他的邮件,这时 Kentley-Klay 觉得自己犯了大错。巨大的压力下,他甚至去看了精神科医生。

2014 年 4 月,他终于重返美国并在 Levandowski 家门口等了一整晚。在谈话中,Levandowski 提到了一位谷歌求而不得的贤才,他就是名为 Jesse Levinson 的斯坦福毕业生。

现年 35 岁的 Levinson 和自己的创业伙伴 Kentley-Klay 完全是两类人。他身材瘦小且惜字如金。不过,他的能力绝对配得上自己显赫的家室。

在斯坦福时,Levinson 成了 Sebastian Thrun 的门徒,而这位大牛曾是谷歌自动驾驶项目的掌门人。Thrun 对 Levinson 评价相当高,称他是自己最聪明的学生之一。

在斯坦福时,Levinson 就发明了新的自动驾驶车在传感器校准方法。此前,为了调整成像系统,工程师通常需要举着满是黑白格的广告牌和目标模式当基线。

此前,一旦传感器出了问题,想要重新配置相当困难,不过 Levinson 写了个软件就解决了这个问题,工程师可以利用驾驶中的实际反馈替代测试模式来配置传感器了。“车辆自己就能判断传感器的状态,精度还相当之高(精确到 2 毫米和 1/100 度)。”Levinson 解释道。

从 Levandowski 那获知 Levinson 的消息后,Kentley-Klay 还真找到并说服了这位天才。两位合作伙伴要将 Kentley-Klay 推销员的想象力和设计能力与 Levinson 工程师的技术敏锐度相结合。同时,这两位都是喜欢打破常规的人,他们誓要造出自己智慧的结晶。“我也看不出谷歌的最终目标。”Levinson 说道。“曾几何时,我也需要催促自己才能从事一些一眼望不到头的工作。”

其实一开始 Levinson 并没有买这位澳洲壮汉的帐,他甚至找了私人侦探专门对 Kentley-Klay 做了背景调查。“他肯定不是个疯子,但我又不知道他的底细,在自动驾驶行业里他的背景实在是不同寻常。”真正让 Levinson 改变想法的其实是两张超速罚单,Kentley-Klay 居然稀里糊涂的通过了测试。

2014 年 7 月 29 日,Zoox 正式宣告成立。

硅谷的正中央坐落着 SLAC 国家加速器试验室,而这座占地 426 英亩的综合建筑中最显眼的恐怕就是那座 2 英里长的粒子加速器,它也是美国核物理领域皇冠上的宝石。

当然,这里还有风洞和一些不为人知的测试跑道,非常适合秘密测试自动驾驶汽车。这次,Kentley-Klay 游说能力再次建功,他居然说服试验室的人将 Zoox 的第一个总部建在了试验室的老旧消防站中。

2015 年年初,Zoox 开始招聘员工并把总部改成了原型车研发设施。工程师打造出了初步的车辆架构(钢管车),而软件团队则开始构建车辆的“大脑”。不过,Kentley-Klay 可不是个会给投资人省钱的人,他居然花 1.6 万美元给办公室置办了一台冰箱,因为他觉得这冰箱很酷。

还好,从公司成立的第一天起,Zoox 和它的创始人都对自己想要的自动驾驶汽车有了清晰的图景。这辆车不分头尾,只要拆掉车内的冗余部件,就能执行其他任务。

此外,这辆车采用四电机驱动(每个轮子配备一个),可以实现精确的操控,非常适合停车场等空间紧凑的场所。至于传感器阵列和摄像头,则可以无缝融合进车身,绝不会像现在的测试车一样张牙舞爪的伸向车外。

成立4年融资8亿美元,复盘自动驾驶新创公司Zoox的神奇成长史图片源自 Bloomberg:Zoox 制造总部打造的三代自动驾驶汽车(VH1、VH4 和 VH5)

车辆前后还配备了 LED 灯带,它能向其他驾驶员发送信号,如警告后车前方道路上有障碍物。此外,其定向声音系统还能发出哔哔声告知行人车辆已经“看到”他们或者发出警告提醒快速靠近的车辆尽快远离。

最初,Zoox 的工程师还曾考虑过发生事故时用巨大的气囊包裹车辆,不过最终他们还是回归了传统,将气囊放进了车舱内。除此之外,Zoox 的自动驾驶汽车还会配备高端音响、植绒座椅和人机交流应用。

据雷锋网了解,Zoox 已经造出了 6 台原型车,它们分别被命名为 VH1、VH2 等,使用 VH 这个代号也是为了争口气,因为此前曾有一个汽车博客称 Zoox 的技术是“永远实现不了的谎话”(vaporware horseshit)。

最近到访 Zoox 总部时,测试车已经动了起来,而且能做一系列演示。一个演示是车辆完成了极为精确的泊车,另一个则是看到行人后主动停下并发出提示声提醒过路的行人。

在一个废旧的飞机场,测试车还做了避障演示,当时行驶速度可是高达 50 英里/小时(约合 80 千米/小时),戴着头盔和安全带的记者可是吓得不轻。

成立4年融资8亿美元,复盘自动驾驶新创公司Zoox的神奇成长史*图片源自 Bloomberg:参与演示的 Zoox 自动驾驶测试车

不过,无论在测试场如何叱咤风云,自动驾驶汽车都得经过街道和高速路的考验,毕竟这里有大量走路玩手机,路怒症和放飞自我胡乱驾驶的人。

五月的一个工作日,在 Zoox 总部后方的停车场,离我们 100 英尺外停着一辆丰田汉兰达。由于 Zoox 的原型车还没拿到路测牌照,因此传感器和软件的路测任务得由公司的汉兰达车队执行,测试车挂满了各种传感器,而巨型计算机则被安置在车辆后部。

寒暄几句后,Kentley-Klay 直接将一台 iPhone 交到我手上,打开 Zoox 应用就能召唤那辆汉兰达了。我们鱼贯而入,命令这辆汉兰达开往 Zoox 位于福斯特城的新总部(约 20 英里)。顺利到达后,Kentley-Klay 下车忙自己的事去了,Levinson 则又陪着我坐了 20 英里达到旧金山。湾区的交通繁忙依旧,我们全程花了 90 分钟,整个乘坐体验相当惊艳。

对现在的自动驾驶汽车来说,高速路况简直小菜一碟。不过,想在城市道路上驰骋可没那么容易,即使是业内领头羊 Waymo,也只敢在凤凰城郊区这种人口密度不大的地区部署。

纵观整个自动驾驶行业,敢在旧金山这样繁忙的城市让媒体上测试车的,恐怕只有 Zoox 和通用旗下的 Cruise Automation 两家了。

在郊区行驶时,Zoox 的车简直可以用闲庭信步来形容,等红灯时更是相当有规矩,给骑行者留了很多空间。即使一辆黑色卡车出乎意料冲过来,这辆汉兰达也及时停下避让,躲过一次碰撞。几分钟后,我们就上了高速,这辆汉兰达并起线来相当温柔,让人安全感满满。

不过,城市行驶才是真正让人印象深刻的地方。车辆内部的屏幕能显示大量信息,计算视觉软件一直追踪着车辆、行人、红绿灯和各种路标。与其他自动驾驶汽车不同,它刹起车来很轻柔,不会让乘客感到不适,而且彬彬有礼懂得谦让。总得来说,这辆车在城市中的表现能让你忘掉它其实是没有驾驶员的。

今年 5 月份,Zoox 庞大的员工团队搬到了福斯特德新总部,这座建筑占地 13 万平方英尺,Kentley-Klay 还参与了设计。总部中央这是一个全白色的制造中心,不久之后工人就会在这里手工制造出 Zoox 的第一个自动驾驶车队。

除了实地路测,Zoox 也有模拟系统不间断的训练着自动驾驶系统。“它就像车辆的虚拟现实套件。”Kentley-Klay 说道。为了这套模拟系统,Zoox 准备了 1000 块超高端显卡,每块的运算速度都能达到每秒 40 万亿次。“它可能是新创公司中最强大的超级计算机了。”Levinson 说道。

值得注意的是,新总部还有个“密室”,只有拿到授权的员工才能进入。这里肯定藏着 Zoox 的工业设计、影像系统和品牌营销等秘密,这些秘密就连 Levinson 的父亲都不知道(因为他是苹果的董事会成员)。

据悉,Zoox 已经从特斯拉、苹果、谷歌、法拉利和亚马逊挖来了数百名工程师,毕竟 Zoox 一切都要从头做起。

即使现在,也有很多自动驾驶行业的业内人士认为 Zoox 是个不可能成功的公司,Levandowski 就是其中之一,即使他一直将 Levinson 和 Kentley-Klay 看作好朋友。

“造车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它相当复杂,稍不注意就可能走错路。”Levandowski 说道,而现在的 Zoox 可是要一次干掉 Waymo、特斯拉和 Uber 三大对手(自动驾驶、电动车和打车服务)。

Kentley-Klay 和 Levinson 知道前路有多艰难,他们也都做好了 Zoox 一败涂地的准备。不过,两人都准备战斗到底。“对我来说,这并不复杂。”Kentley-Klay 说道。“你得找到最佳方案并坚定的走下去,即使这是最难走的路。”

参考资料: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features/2018-07-17/robot-taxi-startup-zoox-has-800-million-and-a-wild-pitch

雷锋网新智驾推荐阅读:

自动驾驶公司Zoox开启大规模路测,这里有你想了解的台前幕后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分享:
相关文章

文章点评:

表情
当月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请填写申请人资料
姓名
电话
邮箱
微信号
作品链接
个人简介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验证邮箱
您的邮箱还未验证,完成可获20积分哟!
请验证您的邮箱
立即验证
完善账号信息
您的账号已经绑定,现在您可以设置密码以方便用邮箱登录
立即设置 以后再说